Sunday, 25 December 2016

我最讨厌的香港电影十大坏人:卢惠光

我从小就非常喜欢成龙的电影,纵观东西方的动作电影,我觉得成龙是无人能媲美的动作戏剧英雄,原因他是让人感觉真实的英雄,每次演出不止有血有泪,简直是血肉模糊。

而在成龙电影中,我最痛恨的反派人物是广东话半咸不淡的卢惠光,他高大健硕,样貌带点邪气,而且脚法非常凌厉。

为什么我讨厌卢惠光?

原因一,因为他打我的偶像!

几乎每部成龙电影,卢惠光都把成龙打得不似人形,而成龙只能在电影结尾前5分钟,卯足全力,才能把他打倒。

原因二,因为我憨居!

有句福建俗语“做戏的人笑(疯),看戏的人憨”,意思是一位演员的演技太出色,让看戏的人陷入戏中,傻傻低以为角色是真实的。我相信许多人和我一样,看戏也会不自觉地讨厌“坏人”

卢惠光曾经连续7次拿到香港泰拳比赛冠军,没打拳后,就在一家夜总会当保安。许多演艺圈的人都喜欢来这家夜总会玩,包括成龙和李修贤等名人,他们见卢惠光懂得功夫,身形也不错,就邀约他来拍戏。

于是卢惠光一边当保镖,一边为李修贤的电影公司拍戏,后来成家班的兄弟不断推荐他加入成龙的电影公司,让他正式成为全职演员。

卢惠光很乞我憎!但是又不得不说他的敬业和努力,让我十分倾佩。

重看成龙的旧电影,发现卢惠光在电影里近乎没有对白,他只有2个标准表情“冷酷”和“不屑对手的眼神”,可是这不代表坏人比较容易演。

其实他把演技发挥在武打动作上,变化多端的拳脚表演出阴险、狠辣、力量、破坏性,以及最重要的“让观众也感觉到被踢的痛楚”!

他不只懂得泰拳,踢脚功夫也勘称一绝。由于仰慕李小龙,也为了电影,他特别去学习跆拳道,因为跆拳道的腿部动作十分好看,所以他在家或在片场,一有时间就会练腿法或拉筋,后来他每天都踢沙包,练习凌空踢腿。

“我每天练腿,因为要保持自己的踢腿风格,如果电影需要,我随时可以踢得很高、很漂亮!”

年轻可以很疯狂,也可以很憨居,卢惠光曾经对自己的腿力充满信心,叫他去踢断一棵树,也够胆死去踢。

有一次他拍武侠片,剧本要他踢断一棵树,导演便叫剧组人员去锯树,卢惠光居然说:“不用锯啦,我一脚就能踢断了!”

导演惊讶:“不是吧,如果你踢到其他演员,不就踢死人吗?”

他不知道电影打斗和打擂台是完全不同的,由于他不懂得留力,踢一脚就足以让人入院抢救,所以很多演员不喜欢和他拍打戏。

老牌武打演员“火云邪神”梁小龙教他在家里挂一粒球或者一张纸,踢一下,停一下,练习如何将腿力练得收放自如,最后......当然是让他练成咯。

正派角色经常是观众的焦点,反派则让观众咬牙切齿,嗯......卢惠光这类人应该算是反派中的小配角,对白少、出场机会也不多,然而他在背后的努力,依然让人肃然起敬!



Monday, 31 October 2016

巧妙地前进

“要是我们不能轻易得到愉快的生活,

那么就只好想些巧妙的方法迂回地前进。”

卡夫卡

Saturday, 23 July 2016

翻身

夜深了,
我习惯地翻一翻身,伸手去抱抱你,
不料,手扑空了,
只是碰到一个枕头。

惊醒了,
忽然想起,原来你已经离开我好多好多年了。
而我依旧每一晚,重复地翻身,扑向一个枕头。

我打开床头灯,看看你和我的合照,
那时候,你不停舔我的脸,汪汪叫。

Sunday, 3 July 2016

祭十二郎文

吾年未四十,
而视茫茫,
白发苍苍,
而齿牙摇动。

唐・韩愈《祭十二郎文》

Saturday, 25 June 2016

王國維〈蝶戀花〉

最是人間留不住,朱顏辭鏡花辭樹。


王國維〈蝶戀花〉

閱盡天涯離別苦,不道歸來,零落花如許。

花底相看無一語,綠窗春與天俱暮。
待把相思燈下訴,一縷新歡,舊恨千千縷。
最是人間留不住,朱顏辭鏡花辭樹。

Saturday, 16 April 2016

閨蜜的WIFI

我和男朋友交往半年後,第一次帶他到我青梅竹馬兼死擋阿麗的家吃飯。

男朋友一整晚都沒有說話,也沒老盯著手機看,總是臉帶微笑,十分有耐性地聆聽我和阿麗聊些有的沒的話題。

阿麗悄悄對我說:“有品味哦,你男朋友長得滿帥,又高大……”

難得聚會,我們三人一定要wefie一張照片留念才行,咦?手機沒電了。

我任性地從男友口袋掏出他的手機,准備找前置鏡頭設定的時候,我發現男友手機在不懂什麼時候,早已連上阿麗家中WIFI。


Saturday, 19 March 2016

惡人教書(3):嫁禍

家長一個箭步沖向課室對我興師問罪,他雙手握拳質問我為何掌摑他兒子小明30多下。

全班40個學生盯著我看,其中兩個經常捱我打的學生興災樂禍地偷笑起來。

我:“這位家長,你是否搞錯了,小明沒做功課,我只是用手掌打了他的手臂兩下而已。”

家長出示手機照片:“你沒掌摑小明,為什麼他的臉頰佈滿了紅掌印。”一旁的小明雙手摸著紅腫的臉,一滴委屈的眼淚從眼角流下。

我:“你不信的話,全班40位同學可以作證!同學們,你們說我昨天有沒有摑小明?”

全班鴉雀無聲……

我厲聲喝到:“有沒有?”

全班同學機械化地回答:“沒有~~”

接著我彎腰看著小明,語氣溫柔地說:“小明,你明白老師為什麼昨天輕輕打了你的手臂兩下嗎?那是因為你沒有做功課啊。”

小明慌亂地點頭表示明白。

“但是老師沒有碰到你的小臉蛋哦,你不可以和爸爸撒謊噢。來,趕快向爸爸道歉吧。”我雙手放在他肩膀上,暗地發力。

“爸爸,對不起,我說謊了,對不起!”小明連連向爸爸道歉。

這位家長馬上為自己的魯莽向我表達歉意,我也欣然接受了。

此際,下課鐘聲響起,家長准備帶小明回家。

小明父子臨走出門之際,我叫停他們:“嗯?小明,既然我沒有碰過你的臉,你臉上的紅掌印是怎麼來的?昨天最後一節課好像是數學課的林老師……”

我知道我再問小明一次,他就會點頭:“小明,是林老師嗎?”

小明漲紅了臉,看著父親……